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幼明的博客

以说真话为己任

 
 
 

日志

 
 

2016年小结  

2017-01-04 23:4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小结

 

2016年是我生命中最忙碌的一年(截止到目前为止),以后会不会更忙,上帝知道,我不知道。

为什么这么忙呢?因为周丽同学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生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所以,我就开始忙碌啦。

每天早晨7点起来,(自从九九上幼儿园后,我就用闹钟啦,再也不能睡到自然醒啦)我给九九穿衣(这两个月开始,她经常自己把衣服穿好,懂事啦!),洗脸,喂水,搽面霜,然后送她去幼儿园。回家后我做早点(蒸个馒头鸡蛋红薯),有时是周丽做,我抱娃。反正这个娃就轮流出现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我们有点像袋鼠,去哪儿都带着娃。

等娃睡觉的时候,我就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书和老物件,抽空打包,发货,做一个微商来挣奶粉钱。来京从艺十年,我卖画一直很少,卖画所得养活自己都不行。周丽虽然卖画比我好多了,但也不稳定,而且我也不能把家庭的重担都放在周丽的小肩膀上,那样会把她压坏的。她今年因为带娃繁忙,只画了三幅画,我也没有催她画画。作为先生,我要做的是:让周丽安心做全职太太,不用她工作挣钱,她想干嘛就干嘛,只要快乐就好!

从今年开始,我将自己爱看书,爱淘旧货的两大爱好转化成了我的谋生之道。这也是无心插柳。本来我是觉得自己的藏书太多,有生之年都看不完,而且还在不停的买,书都没有地方放了,从去年开始,我看完一本书,就发到朋友圈里卖掉。但是往往发一本书,有好几个人要,这样我就得想办法去找书来满足读者,慢慢的我开始主动进货,不知不觉变成书商。

淘老物件也是我来京十年养成的习惯,记得我和周丽刚到北京,还暂住在艾未未家时,我们到潘家园闲逛,淘到一个老的小梳妆台。艾看了后,说是清代的东西,黄花梨的,能值3000元。我们算是无意中捡漏了。

到宋庄居住后,我们认识了艺术家兼古玩商游敏,经常去他那里玩,看他的古玩,学习些古玩知识,不知不觉,在他手里买了一些石雕,瓷器等东西,我们财力有限,买不起贵的,都是千元以内的小玩意。我们还养成了逛古玩市场的习惯。这样逛了近十年后,眼力有所提高,被打眼的事越来越少了。

从前几年开始,我回老家过年时,会到各个拆迁楼里转转,捡点别人遗弃的东西。今年年初,因为周丽生孩子,我在老家住了五个多月,闲时我去拆迁楼里捡老物件,有家具,瓷器,玻璃器,衣服等等,我捡回来的东西,受到爸爸妈妈和周丽的一致批评,他们说我捡的是一文不值的垃圾。为了证明这些东西的价值,我就将捡来的东西放在微信朋友圈里出售,还经常有人买。后来我不光是捡来的东西出售,也开始将古玩城里淘来的东西拿出来卖了,这样我慢慢的变成一个微商。

人生的境遇真是奇妙,我当警察时哪里想过我居然会在拆迁楼里四处转悠,捡别人不要的破烂,然后拿出来出售啊!但实际上,我的时间和行为全部是由自己支配,不需要别人决定我该干什么,过得非常自由和快乐!

 

接着谈谈育儿。今年一月底,儿子还没有满月,就感冒了,咳嗽得厉害。进医院看医生,要求照x光,抽血检查,然后医生说是支气管炎,要求住院。在医院里住院14天,儿子每天输液,在头部静脉注射,看上去很可怜。有几次护士几针扎不进血管,把我和周丽心疼死了。最过分的一次是一个护士扎两针,不行;换了护士长扎了两针,还是没有扎进血管,儿子哭个不停,她们紧张得不行,不敢打针了,说先休息一会儿,让我们安慰孩子。过了半个小时,护士又来了,又扎了两针,依然没有扎准。我们痛心啊,儿子一个小时里,被扎六针。护士非常紧张,说得抱娃到隔壁去打,家长在旁边看着,她没法打。就这样抱娃去隔壁,好像又扎了两针才扎进血管。以前看到新闻说,当护士给孩子扎第二针时,就有家长打护士;可我们被扎了八针,连骂人都没有。因为我知道护士也不想这样,但她们的业务水准实在是太低了。另外,儿子住院五天后,病情没有明显好转,主治医生居然要求再照一次x光,来确定病情。这个要求被我拒绝了。哪有一个星期内,给未满月的婴儿照两次x光的道理。如果医生只能用x光才能检查病情的话,那么要听筒干嘛呢?最终,儿子健康出院了,花了4000多元。之前我没有给儿子办医保(没有人告诉我应该给孩子办医保),所以这钱全部自费。之后,我给儿子,女儿,周丽都办了居民医保。在这里我要提醒各位朋友,给孩子办医保,一年才交80元,住院可以报销百分之六十,很划算。成人也应该办医保,我给周丽办了医保,一年才240元。

12月初,小鱼又感冒发烧啦!反复烧了好几天,最高体温39-40度。有天晚上周丽急得不行,都要我送儿子去医院啦,我说再观察一晚上,明天再说。到天亮,退烧啦!

感谢我的三堂姐,她是武汉儿童医院的医生,她遥控指挥我们买药,给儿子吃,很管用!还要感谢著名中医陈计存先生和陈曦先生,他们二位医术高超,今年几次治好小鱼和九九的感冒发烧。

 

4月18日,我和爸爸,妈妈,周丽,两个娃坐火车来到北京,朋友缘子到西客站接我们,因为火车晚点,他等了6个小时,这让我很内疚。

本来我是不想让爸妈过来的,因为他们都已年过七十,妈妈身体又不好,过年期间曾经在家里昏倒,送到医院急救,住院治疗才恢复健康。北京看病极其不便,他们的医保又在黄石。我买票时没有买他们的票。但妈妈非要来北京帮我带儿子,说我不带她来,她就自己买票来北京,所以我只好又给爸妈补了两张票,一起到了北京。到了之后,妈妈就开始收拾房子。我请了钟点工帮忙,叫妈妈不要干活,可妈妈不听,不顾身体状况拼命干活。第二天下午,我带九九去找小朋友玩,走前叫妈妈休息,她不听,周丽和爸爸都劝她,不要这么拼命干活,又不是住几天就走,日子长得很,每天干一点,别累着。可她依然不听大家的话。

我出门不到半个小时,周丽打电话,妈妈摔倒了。我赶回家一看,妈妈坐在椅子上,摔得站不起来了,她还安慰我说你放心,我这次死不了。我都要被她气死了。70多岁的人,这么不听人劝,非要把自己当成壮劳力,这下摔跤了,看你还怎么干活!

因为妈妈没法走路,我请了一位中医来家里给她做个检查。中医看了之后,说没什么大事,没骨折,是因为紧张所以站不起来,用药酒涂抹,按摩就好了。但按摩了半个月,妈妈仍然不能走路。亏得爸爸每天照顾妈妈吃喝拉撒。我买了一辆二手推车,爸爸每天推着妈妈散步。

5月23日,我和爸爸带妈妈去宋庄卫生院做检查,照了x光后,医生说妈妈股骨头骨折,必须要做手术,换人造股骨头。回家后一商量,爸妈决定回黄石去做手术。我找了一辆面包车,第二天一早,将被子铺在车厢里,妈妈躺着,爸爸坐着,一路开回黄石,路上用了13个小时。回黄石后,妈妈马上做了手术,换了人造骨头。现在,她恢复得不错,已经能够一个人慢慢走路了。

 

最后谈谈艺术,今年我参加了三个群展,分别是:

2016年9月,《十年:2006-2016——宋庄美术馆建馆十周年特展》,宋庄美术馆

2016年10月,《微艺术博览会》,玖层美术馆

2016年12月,《look-15人展览》,芙溪艺术空间

 

还做了一次个展,策展人是鲁大荒先生。

 2016年10月,《黄石大道》,nous,北京

这是最大程度贴近自我,还原我的日常生活的一个展览,艺术就是生活。关于这个展览,艺术家冯兮先生的点评非常到位:

这是作者作为“现实破烂王”和“网红小商品售卖人”的准确配额身份的平行呈现,展览成为潘家园式的抓货现场,售卖其在黄石做警察时购买的书籍与生二胎期间在拆迁现场捡拾来的各种年代鲜明的生活用品,展览是真实的生活缩影,并把长期以网上销售养家的方式转换到展览语境中,让展览脱离出作品唯一性的常态意识,这是我今年看到宋庄最好的展览!

感谢向平女士,杜婕女士,叶海燕女士,韩女士,林楠女士,丁玮女士,李满金女士,知楠女士,杨洋女士,戈霞女士,莫峥荣先生,李继森先生,周震先生,钟鼎先生,一方先生,哲先生等朋友在个展中收藏我捡来的物品和书。

 

今年我只画了五幅画,是来北京十年中最低产的一年。不是我不勤奋,只是时间都用来接送九九和抱小鱼了。但今年卖画还不错,新作卖了三幅,相当于年产量的百分之六十,旧作也卖掉了几幅。感谢收藏我作品的山海美术馆,纪晓波先生,常进先生,缘子先生,知楠女士,柚子女士,陈鱼女士等朋友。

 最后,给大家说一件小事。九月的一天晚上,柚子老师请我们一家在月亮河素餐馆吃饭,出来时已经是20:30了。我开车到宋庄路口等红绿灯时,被后面的一辆现代城市越野车追尾了,周丽和两个娃都坐在后座,吓了一跳,不过追得不重,我下车查看,车尾掉了三小块漆。现代司机也下来查看,他对我说:对不起,我开快了点,没刹住车,不过没什么事,算了吧!我说:掉了三小块漆,我去小店补一下也得300元,你给个补漆费吧!他说:我给你100吧。我说:去哪儿补漆100也不够,你拿200吧。他不情愿的给我200元,我们分别上车走了。

        没走出50米,现代司机开车追了上来,叫我停车。我停了。他车上下来他和另外两个男青年,其中一位身材高大,还是酒醉状态。现代司机觉得他人多,叫我退他100元,旁边那两个男青年围在我车边,言语间好像我敲诈了他们朋友似的。我没有下车(因为天黑,下车容易发生肢体冲突,还说不清楚),打开车窗对他们说:车上有我老婆和两个孩子,我不想和你们吵架,如果你觉得你吃亏了,我可以退你100元,或者报警解决也可以。其中一名男青年听我说车上有两个孩子,就把喝醉的那个拖回了他们车上。现代司机磨叽了几句,看朋友都上车了,再闹也没有意思,就接过我还他的100元走了。我讲这件小事是想说,我是一个非常愿意妥协和退让的人,我并不勇敢,也不坚持原则。我不愿意与任何人争执,不愿意浪费时间,当时已经近21时了,孩子要睡觉,我报警,警察最快得30分钟来,处理得30分钟甚至更多。作为一个42岁的父亲,我不会为争一口气把自己和老婆孩子置于一个比较危险的境地。

        我不是说现代司机是坏人或者他车上坐的是坏人,但我真的没有必要为了100元,把自己和家人置于一个可能发生危险的地步,所以我很快妥协了,然后回家。以我13年的警察工作经验,其实大多数争端和暴力案件的起因都是琐碎小事,只要有一方稍微退让就能彼此相安无事。朋友们,遇事不要冲动,不要坚持真理和正义,或者以为自己是真理和正义的化身,我觉得,吃亏是福,退一步海阔天空。善于退让和吃亏的人才是一个强大的人。不要轻易在言语上或者行动上战胜别人,不争才是更高的境界。

吴幼明2017年1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